呼……呼……

  道临城南门外间的微风吹来,将那地上的两小撮灰烬吹得四散而开,仿佛世间从来就没有存在过那两个城门守卫一般。

  在场这些最多也不过是初入圣阶的修者,他们甚至是没有看到云笑到底是何时动的手,那两名城门守卫,便是如此诡异地被焚烧殆尽,连痕迹都没有留下一丝。

  “果然不愧是帝宫总部通缉的人物啊!”

  当此一刻,虽然这些人不敢说话,但心底深处却是生出一抹生生的敬畏,这是对强者的一种敬畏,并不会因为苍龙帝宫的通缉与否,让得他们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  不管这杀了城门守卫的云笑,能不能逃得过苍龙帝宫的追杀,至少在这道临城南门边上,今日是以这位为尊的,没有人再敢多言。

  而且在一些人的心中,这位的实力,恐怕比道临城帝宫所的所司还要厉害几分吧,刚才的那种手段,哪怕是化玄境巅峰的帝宫所所司,也未必能施展得出来。

  尤其是死里逃生的粗壮汉子,眼眸之中更是闪烁着一种叫做激动的光芒,暗道自己风雨飘摇的家族,或许都会因为这个少年驾临道临城,而生生发生改变啊。

  只是焚杀两个通天境巅峰的城门护卫,云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在意,若不是这两个家伙不分青红皂白就要诬陷好人,他甚至都没有兴趣对这二人出手。

  “也是时候,该反击了!”

  手中握着苍龙帝宫的通缉告示,再看到上面的四幅画像,云笑口中喃喃出声,也没有去管身旁粗壮汉子感激的目光,直接大踏步朝着城门内走去。

  所有人敬畏地看着那个削瘦的粗衣身影,他们都没有发现,云笑眼眸之中那一闪而逝的黑芒,某个卑鄙家伙的眼中,同样也是闪过一丝黑光。

  啪!啪!啪!

  直到云笑的身影都已经消失在了南城门内里,众人的耳中才听到一道道清脆的响声传来,转过头一看后,尽皆一脸的惊骇。

  只见刚才那诬陷粗壮汉子的五短家伙,此刻正举起自己的双手,一下一下地扇着自己的脸颊呢,这种自扇耳光的举动,无疑更让人觉得诡异难测。

  “难道又是云笑的手段?”

  诸人看着五短家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心头忍不住生出一丝猜测,暗道这样的诡异手段,恐怕除了那个叫云笑的少年之外,没有人能施展得出来吧?

  而且众人也能猜到,刚才这五短家伙口不择言,一心只想讨好帝宫所,肯定是惹怒了那个粗衣少年,没有像那两名城门守卫一般被直接烧成灰烬,都算是运气不错了。

  片刻之后,五短家伙在扇了自己数十个耳光后,赫然是将自己的满口牙齿都给扇得飞了出来,一张脸更是肿如猪头,几乎都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  脸肿成这样,牙齿也被扇飞,自然是不可能再胡言乱语了,或许这就是云笑给其的惩罚吧,让他长长记性,以后不要乱说话,免得祸从口出。

  “哎哟!”

  心头舒爽地看着这个自扇耳光的五短家伙,粗壮汉子突然之间拍了拍脑袋,当下不再去管那个已经软倒在地的家伙,直接朝着城门之内奔去。

  这个名叫宋固的粗壮汉子,原本是道临城一个大家族的实权人物,这一次家族遭受大难,他是万不得已之下才去搬救兵的。

  没想到救兵没搬来,却差点在这南门之外遭受了无妄之灾,此刻宋固想起家族的危局,真是半刻也不想耽搁了,入城之后直接飞奔回家。

  “大哥,大哥,我回来了!”

  人还未到的宋固,刚奔到家门口的时候就直接大呼出声,只不过却不闻回应,让得他心头微微一沉,脚步更快地奔进了家中。

  对于自己的家,宋固自然是极其了解,当下直奔最重要的一座大殿,然而在奔进大殿之中后,他赫然是看到殿内正中之处,停放着一具黑色的棺材。

  “大哥,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  宋固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,环眼扫了一下殿中众人之后,已经猜到了一些端倪,脸露悲戚之色地哽咽出声。

  “二弟,宝儿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宋固的大哥名叫宋河,乃是宋家当代家主,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玄境中期,比起半步圣阶的宋固来,强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得到了心中猜测的那个答案,宋固脸上的悲色更是浓郁了几分,因为他知道宝儿乃是大哥最为疼爱的幼子,也是他待如亲子的侄儿,如今命丧黄泉,又岂能不悲?

  宋家家主虽然有两个儿子,但是这小儿子宝儿的天赋却是异常惊人,是下一代家主的不二人选,年纪轻轻就已经展现出来比其大哥妖孽得多的天赋。

  宋固没想到自己一朝回来,看到的竟然是宝贝侄儿的棺材,让得他忍不住一拳打在右掌之中,眼眸之内更是噙着一抹恨恨之色。

  “可恶的花家,难道他们真的想和我宋家鱼死网破吗?”

  宋固是个急躁的性子,要不然也不会在城门边上口不择言,差点让自己脱不开身了,此刻怒意升腾,就想要去找所谓的花家报仇。

356bet 安卓  “二弟,如今花家已经投靠了帝宫所,再也不是我们宋家所能抗衡得了的了,他们不仅是杀了宝儿,还给了我宋家最后的期限,今日就是最后一天,若是不降,等待着我宋家的,将是灭族之祸!”

  宋家家主宋河死了儿子,却像是比宋固更加沉得住气,他毕竟是一家之主,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这一大家子人着想。

  如今各大城池帝宫所的兼并计划都有所加快,那些最为顶尖的势力他们出不了力,但是这些城池小家族小宗门,却无一不被他们在威逼利诱之下,纳入麾下。

  偏偏这个宋家却是个硬骨头,虽然其内最强者只有一个化玄境中期的宋河,却一直虚与委蛇,不肯听帝宫所之命行事。

  因此道临城帝宫所所司,才让一向和宋家有嫌隙的花家出手,这已经是给宋家最后的机会了,要不然下一次死的,可就不是区区一个宋宝儿了。

  “对了,二弟,我让你去找猎河王氏求救,他们怎么说?”

  定下心神的宋河,这才想起一事,忍不住问了出来,让得殿中诸多宋家实权人物的视线,尽都转到了宋固身上。

  猎河王氏,那也算是一个大家族,其族长的修为比宋河还强了一筹,更重要的是,那位王家族长,正是宋家族长宋河的岳丈。

  也就是说宋河的妻子乃是王家族长的亲生女儿,双方有着这一层关系,宋河才在这危急关头,派宋固前去搬救兵。

  只不过看到自己和二弟都说了这么久的话,却没有半个外人出现的时候,宋河其实已经猜到一些东西了,心头也不由一沉。

  “哼,那老家……王老爷子顾念王家的安危,不肯派人前来相助,还说……还说让大哥赶紧将大嫂送回猎河,免得连累了王家!”

  说起这个,宋固就有些忿忿之意,要不是顾忌大嫂王氏也在场,恐怕他都要直乎那王家家主为老家伙了,这老家伙简直就是半点不念旧情嘛。

  听得宋固这气愤之言,宋家主母王氏果然是脸色一变,但那眼眸之中的坚决,却是愈发浓郁了几分。

  “唉,这也是人之常情,倒是我想多了!”

  宋河并没有宋固那么生气,反而是微微摇了摇头,虽然心中失望,但他所说也是正理,如今的九重龙霄之上,又有谁敢和帝宫所对着干呢?

  王家要是出手相助,固然是能让宋家多撑一段时间,但要是道临城帝宫所出手的话,也就是多牵累一个家族罢了,最终的结局不会有什么两样。

  “夫人,岳丈所说不无道理,你还是收拾收拾赶紧回猎河吧!”

  将心中的失望强压而下,宋家家主宋河将目光转到了自己的妻子王氏身上,此言出口后,他陡然感觉到对方身上,浮现出一抹极度的戾气。

  “宋河,你这是要休妻吗?”

  王氏虽然身为女流,却巾帼不让须眉,此刻双眼一瞪,让得一众宋家族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生怕招来主母的怒火。

  “夫人,你这又何必?”

  被妻子怒问的宋河,反而是内心一暖,却在想到宋家的结局之后,不想牵连妻子,只是这句话说出来,王氏脸上的怒意不由更加浓郁了。

  “我告诉你宋河,我王春莲既然嫁给了你,今生就是你宋家的人,你别想踢开我!”

  本名王春莲的王氏高喝出声,让得一众宋家族人都有些动容,他们知道主母这样的决定意味着什么,那是将自己最后一条生路都给生生堵死了啊。

  “你们都听着,从今日开始,我王春莲和猎河王家再无瓜葛,大不了就是一个死,还怕他花家不成?”

  紧接着王春莲再次说出的一番话,更是让宋家之人颇为感动,这不仅是要和猎河王家撇清关系,更是要和即将覆灭的宋家绑在了一起啊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兔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ujiexiaoshuo.com/1_2481/2461/